IPB

歡迎訪客 ( 登入 | 註冊 )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大明之爛始於野心篡位的明成祖朱棣
maomao
張貼文章 Jan 5 2011, 01:08 PM
發表於: #1


小小音符
*

所屬群組: 會員
發表總數: 20

註冊日期: 15-Feb 08
會員編號: 1,051
性別: 美女
我最有興趣的藝術文化項目: 中國畫,書法



 明史有《宦官傳》。讀罷,徒生想法。明朝之爛,始于朱棣。或許,此說有點大膽。畢竟,大明王朝,至少在永樂年間,還是一派欣欣向榮的。regrow hairs室內設計Office furniture manufacturer個人輸入代行
  然而,大明王朝,毀于宦官閹党(當然還有黨爭),也是事實。史界也有類似觀點。一般而論,明朝宦官之害,始于王振,卒于魏忠賢。這兩個人,都是使明朝爛掉的重要人物。一部《宦官傳》,似乎告訴我們,宦官專權、閹黨橫行,最後危及皇權社稷,其根結,則是從明成祖朱棣開始的。皇權不慎,則宦官驕狂之。
  其實,當年朱元璋定天下,對宦官專權是有所警惕的。明史說:“明太祖既定江左,鑒前代之失,置宦者不及百人。迨末年頒《祖訓》,乃定為十有二監及各司局,稍稱備員矣。然定制,不得兼外臣文武銜,不得禦外臣冠服,官無過四品,月米一石,衣食於內庭。嘗鐫鐵牌置宮門曰:‘內臣不得干預政事,預者斬。’敕諸司不得與文移往來。”朱元璋汲取前朝教訓,其建國之初,鑒於歷朝歷代宦官誤國的經驗教訓,對宦官限制極嚴。他曾立下規章制度,不許宦官讀書識字,不許宦官兼任外臣文武銜,不許穿戴外臣所穿戴的冠服,品級亦不得超過四品等。他甚至還在宮門前掛一塊高三尺的鐵牌,上面刻有 “內臣(即宦官)不得干預政事,預者斬 ”幾個大字。
  《宦官傳》曾記載幾件事,說明朱元璋對宦官的嚴格管制。“有老閹供事久,一日從容語及政事,帝大怒,即日斥還鄉。”這位太監,只是論及政事而已,朱元璋即大怒,打發其回家了。還在一位叫杜安道的御用監,侍候朱元璋數十年,“帷幄計議皆與知,性縝密不泄,過諸大臣前一揖不啟口而退 ”,顯然,此人是一位口風極嚴之人,朱元璋雖說喜歡,“太祖愛之 ”,但擔心他日後 “寵異 ”,將其遷出任光祿寺卿。建文帝即位,對太監亦嚴格管理,明史就說 “禦內臣益嚴,詔出外稍不法,許有司械聞 ”。
  然而,到了明成祖朱棣一朝,情況全然改觀了。朱棣 “靖難 ”之役,多依賴身邊內臣,已是事實;待其大軍逼進南京,又有許多建文帝宮中太監投其帳下。明史說 “及燕師逼江北,內臣多逃入其軍,漏朝廷虛實 ”。朱棣奪了侄兒天下,當然也要論功行賞,於是,那些投靠朱棣的太監,也得到了封賞,並被委以重任。當年七下西洋的鄭和,原本就是一位太監,其下西洋的真實目的之一,據說就是尋找失蹤的建文帝。在此期間,明成祖朱棣還多次委以太監重任,或出使,或為官等。朱元璋早年定下的規矩,已被他拋到九霄雲外去了。明史說 “蓋明世宦官出使、專征、監軍、分鎮、刺臣民隱事諸大權,皆自永樂間始 ”。
  明成祖朱棣去世後,明仁宗朱高熾繼位。但是,仁宗只當了 10個月的皇帝即暴病而亡,明宣宗朱瞻基位繼大統。眾所周知,在明成祖的 3個兒子中,屬朱高煦野心勃勃。我在有關徐達的讀史稿中曾有論及,徐達之子徐輝祖亦認為,這個外甥,將來或許是一位弑父奪位之人。宣宗即位之後,叔叔朱高煦果然造反,宣宗依靠 “三楊 ”(即楊士奇、楊榮、楊溥)等重臣,挫敗了朱高煦的所謂 “清群側 ”的謀反行徑,並將其廢為庶人。在這場鬥爭中,宣宗也同樣依靠了一大批內臣太監,在他看來,唯有身邊人,才是最可靠的。於是,在對待太監的政策方面,宣宗又向前邁出了一大步。明史說: “太祖制,內臣不許讀書識字。後宣宗設內書堂,選小內侍,令大學士陳山教習之,遂為定制。用是多通文墨,曉古今,逞其智巧,逢君作奸。數傳之後,勢成積重。”太監本是不許讀書識字的,宣宗卻允許了,而且派了大學士去當他們的老師。至此,明朝皇宮中的太監們,個個已斷文識字、且通曉古今了。這就為他們今後的專權,打下了堅實基礎,宦官擅權亂政的條件已然成熟。畢竟,文盲宦官幹政不易。不過,後來也有例外,比如目不識丁的魏忠賢。
  宣宗執政時期,有一位失意文人,自閹入宮,明史《宦官傳》有記載,他叫王振,通文墨、曉古今。顯然,他已不是宮中的大學士教出來的文盲太監了。此時,朱元璋的制度已被打破,沒有文化的太監們,早已被一大批有文化的太監替代了。王振正是在此大背景下,如願進入宮中,並有所作為。
  若按朱元璋的祖制,王振這樣的識字之人,怎麼可能當太監呢?明史記載 “王振,蔚州(今河北蔚縣)人。少選入內書堂。侍英宗東宮,為局郎 ”。據說,王振最大的本事,就是 “狡黠 ”,善於伺察人意。王振入宮,宣宗皇帝喜歡他,便任其為東宮局郎,他的主要任務,就是服侍皇太子,即後來的英宗皇帝。宣宗在宣德十年(1435)正月病死,明英宗朱祁鎮即位,改元正統。這時,英宗年僅 9歲,不能親自處理國家大事,太皇太后張氏(英宗祖母)垂簾聽政。張太后雖然秉政,並不處理國家政務,而是把國家一切政務交給內閣大臣 “三楊 ”(即楊士奇、楊榮、楊溥)處理,這也是明朝的一個傳統,使得明朝沒有太后專權外戚亂政的故事。英宗即位後,很自然要重用自己喜愛的人,王振便從此越過原司禮太監金英等人,出任宦官中權力最大的司禮太監。一朝天子一朝臣,宦官也是不例外的。 “狡黠 ”的王振,傾其全力,博得英宗信任。明史說:“帝方傾心向振,嘗以先生呼之。賜振敕,極褒美。振權日益積重,公侯勳戚呼曰翁父 ”。正統七年,“翁父 ”王振,終於熬到太皇太后去世,“三楊 ”也已年邁,他終於大權獨攬了。這位宦官,幾乎達到挾天子而令天下的地步。他勾結內外官僚,擅作威福,逐殺正直官員,公卿大臣爭相攀附。英宗皇帝已到了言必聽計必從的地步。此時,王振還做了一件大事,立即下令將明太祖朱元璋掛在宮門前那塊禁止宦官干預政事的鐵牌摘了下來。這塊牌子,在王振看來,也太扎眼了。隨後,他又在京城內大興土木,為自己修建府邸;還修建智化寺,為自己求福 ……剛剛經歷了 “仁宣之治 ”的明朝,從此註定要開始沒落了。
 王振的最大 “傑作 ”便是挾明英宗北伐瓦剌。明史說:“瓦剌者,元裔也”,即元亡之後的蒙古後裔一部。明英宗正統十四年,瓦剌大舉入侵(據史料說這件事也是王振挑起的),王振竟然不顧滿朝大臣反對,竭力貪圖其功,建議明英宗率十幾萬大軍親征。可悲的是,王振為了讓明英宗在親征過程中,順便 “幸其蔚州宅第 ”,即邀皇帝去他老家做客,以致不斷改變和耽誤行程。明史說 “軍士紆回奔走,壬戌始次土木。瓦剌兵追至,師大潰 ”。
  大軍退至土木堡(今河北懷來東)時,曾有人勸說英宗皇帝進入附近懷來縣城暫避,但王振不允。其原因,就是他有 1000輛輜重軍車還沒有運到,其中有大量拾弄來的細軟。於是,大隊人馬,在沒有任何屏障的土木堡高地宿營,結果被瓦剌兵團團圍住,全軍覆沒,英宗亦被俘。王振則被亂軍所殺, “帝蒙塵,振乃為亂兵所殺 ”,殺王振之人,乃是英宗護衛將軍樊忠,他萬分憤怒,掄起鐵錘對準玉振的腦袋,狠狠地砸了下去。王振禍國殃民,也是罪有應得。此後,王振家族不分老少也被一律處斬,其家產亦被籍沒,其餘黨,也招致完全的清算。
  按理說,經王振專權的教訓,明朝皇帝應從中汲取教訓。但是,那個被1 俘的英宗皇帝在 1457年 10月復辟,他不僅沒有反思,反而徒生緬懷王振之念。明史說:“英宗復辟,顧念振不置。用太監劉恒言,賜振祭,招魂以葬,祀之智化寺,賜祠曰精忠。”在明英宗看來,王振也是為國殉死的。於是,明英宗在北京祿米倉胡同的智化寺為王振立像樹碑。明萬曆五年還重修過一次。英宗的這一做法,無疑使宦官專權的做法得以傳承,最終產生了另一個臭名昭著的專權太監,一個目不識丁的太監。看來,沒有文化的文盲,也是照樣可以弄權的。因為,明朝的政治土壤,早已成了滋生專權宦官的極好環境。
  這個太監,名叫魏忠賢,在明朝末年大名鼎鼎。魏忠賢(1568—1627年),原名似不詳(也有一說叫魏四),北直隸肅寧(今屬河北)人,其出身于市井無賴,後為賭債所逼,飽受淩辱,一氣之下,自行閹割,將老婆改嫁他人,決定入宮做太監。這一點,他是與王振相同的。魏忠賢入宮之後,改名李進忠(其得勢後改回原姓並賜名忠賢),明史說 “少無賴,與群惡少博,少勝,為所苦,恚而自宮,變姓名曰李進忠。其後乃複姓,賜名忠賢雲 ”。
  魏忠賢因結識皇長孫朱由校奶媽客氏,並與之 “對食 ”而受到皇長孫母親王才人的重視。所謂 “對食 ”者,就是 “相好 ”而已。應該說,入宮十數年,魏忠賢並沒有得到寵愛,也自然沒有專權的機會。這位皇長孫朱由校,上有祖父萬曆皇帝,中有皇太子朱常洛,對皇長孫而言,其即位的路是漫長的。
  然而,誰也沒有想到,萬曆皇帝去世之後,這個皇太子朱常洛,僅僅做了一個月的皇帝,也一命嗚呼了。朱由校這個還拖著鼻涕的孩子,一夜之間忽然成了皇帝(即天啟皇帝),魏忠賢的命運亦從此改觀。畢竟,魏忠賢是一個極盡諂媚之人,他也曾救過小皇帝的命,因此甚得天啟皇帝的歡心。1620年,明熹宗朱由校即位後,魏忠賢也因此升為司禮秉筆太監。從此,魏忠賢一步一步大權獨攬,終於從骨子裏爛掉了大明王朝。
  有一件事,似乎正史野史都要說的。明史說:“帝(指天啟皇帝)性機巧,好親斧鋸髹漆之事,積歲不倦。每引繩削墨時,忠賢輩輒奏事。帝厭之,謬曰:‘朕已悉矣,汝輩好為之。’忠賢以是恣威福惟己意。”據說,天啟皇帝明熹宗是個 “木匠天才 ”,喜歡刀鋸斧鑿油漆的工作,“朝夕營造 ”, “每營造得意,即膳飲可忘,寒暑罔覺 ”。他曾親自在庭院中造了一座小宮殿,形式仿乾清宮,高不過三四尺,卻曲折微妙,巧奪天工。魏忠賢總是乘他做木工全神貫注之時,拿著重要的奏章去請他批閱,熹宗隨口說:“我已知道了,你看著辦吧 ”。於是,魏忠賢逐漸專擅朝政,代為 “批紅 ”,以己之見,處置政事。一個皇帝,如此癡迷木工活兒,也是甚為少見的。一個不識字的太監,能從容 “批紅 ”處理國家大事,更是曠世罕見。與此同時,魏忠賢還與皇帝乳母客氏沆瀣一氣、狼狽為奸。皇帝是萬歲,魏忠賢則被封為 “九千歲 ”,可見其崇高地位。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民間亦 “只知有忠賢,不知有陛下 ”。他也由此大權獨攬、恣意妄為了。
  可以說,這位 “木匠皇帝 ”執政的 7年,就是魏忠賢專權的 7年,也正是大明朝迅速爛掉的 7年。民怨四起,到處烽煙,明朝之亡,已經無可挽回了。《明史天啟帝本紀》評價說:明熹宗 “在位七年,婦寺竊權,濫賞淫刑,忠良慘禍,億兆離心,雖欲不亡,何可得哉?”1627年,天啟皇帝死了。因無嗣,便由其弟信王朱由檢繼位,是為崇禎皇帝。儘管,崇禎皇帝登位後立即處置了魏忠賢,將其流放鳳陽。但是,一切都已太晚了。
  據史載,魏忠賢被流放,“行至阜城,聞之,與李朝欽偕縊死。詔磔其屍。懸首河間。笞殺客氏於浣衣局 ”。崇禎皇帝因聽說怒其流放期間,仍結黨恣行,於是尋命逮治,下旨派錦衣衛捉其回京。結果,魏忠賢聽到消息,1 自知難逃一死,便在阜城南關的旅舍自縊而亡。其屍體被磔,並懸首級於城頭之上。崇禎皇帝當然也不會放過客氏,“笞殺客氏於浣衣局 ”。魏忠賢的 “對食 ”者客氏,不得善終,自有報應,其家人也難逃株連。宦官閹党,一網打盡,真是大快人心。
  然而,有一點讓人想不通。崇禎皇帝在李自成攻進北京前夕,不知何故,突然想起魏忠賢,在太監曹化淳建議下,收葬魏忠賢遺骸於香山碧雲寺。這個地方,曾是魏忠賢當年選定的墓地。直到康熙年間,禦史張瑗奉命巡視北京西城,發現魏忠賢墓依然 “峻宇繚牆,覆壓數裏,鬱蔥綿亙,金碧輝煌 ”,他據此向康熙皇帝進言,帝京周圍不應 “留此穢惡之跡 ”。於是,康熙複旨同意夷平魏忠賢墓,康熙四十年(1701年),魏忠賢墓終被夷為平地。
  王振、魏忠賢之流,終究遺臭萬年了。然而,又有誰追究過明成祖朱棣的責任呢?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啊。
User is offlineProfile CardPM
Go to the top of the page
+Quote Post
Googlebot
張貼文章 Jan 5 2011, 01:08 PM
發表於: #


Thanks for your support!


所屬群組: Bot


註冊日期: 今天, 09:59 PM




Go to the top of the page
Quote Post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1 位使用者正在閱讀本主題 (1 位訪客及 0 位匿名使用者)
0 位會員:

 



簡化版本 現在時間: 18th November 2017 - 09:59 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