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B

歡迎訪客 ( 登入 | 註冊 )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家‧坪洲
夢迴冰雪
張貼文章 Feb 20 2010, 12:52 AM
發表於: #1


小小音符
*

所屬群組: 會員
發表總數: 1

註冊日期: 20-Feb 10
會員編號: 13,341
性別: 帥哥
我最有興趣的藝術文化項目: 西方繪畫



[size=3] 躊著數百級階梯,徐徐而攀,重重的腳步,一吸一呼的吐納是要吞下這片波濤,是要吐出於手指山下的童年。
九二年,父親把我帶到這一片島嶼,第一次踏上。對於一位幼稚園生,並不太感受到這份情懷,像是小女孩給父親的初吻,她是無法觸摸父親一絲毫的愉悅。
憶起當年,這片島是多麼寧靜、清新、美麗,滿是漁村味道。與一洋之格,千畝之阻,遠在北面中國內地的母親,相互地遙遙窺望。竟相格千里,共視一月。
完成了三年的幼稚園生活,道別了這一片的島,母親把我迎了回去。那時身在娘邊,卻暮然在那邊島的父親。深一層,把一片洋抽得乾淨,我們都在一個藍大球中存在著,但千畝之阻又如何呢?難道把千田萬畝也剷得乾淨?母親的牽掛竟用不著抽洋毀田,等的只是一張放了單程證的信函?是的,就是這一片信函,令我又一次踏上這一片島嶼。
我凝神腑瞰,山腳戛然縮小,再由我的腳下向外三百六十度伸展,直至無垠,與祖國緊緊相連。向上仰視高一片天,當年的兩片竟驟成了一片。
我面前的一泓寞寞,湛藍地影照著這一山黛色,這一片蔚藍竟是山著於水,還是水浮於山。
聊遠的大交椅,岌岌地受著浪濤敲打,永永遠遠;與長洲、梅窩、愉景灣、我居住家島緊緊抱起一泓熟睡的嬰兒。一艘高速船疾射的劃起一道長長而擴展的白頭,雙親的白頭?驚醒了這位手抱小嬰,哭出一泓聲波。不到數秒,又再酣睡。
眼前的景像,表面看來與九二年的大同小異,卻對這個小小家島──坪洲,萌起一束愛根。我相信不單我一人對這小島互生情素,只要你在這裡生活過,也必會情不自禁的戀上她吧!
User is offlineProfile CardPM
Go to the top of the page
+Quote Post
Googlebot
張貼文章 Feb 20 2010, 12:52 AM
發表於: #


Thanks for your support!


所屬群組: Bot


註冊日期: 今天, 10:59 PM




Go to the top of the page
Quote Post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1 位使用者正在閱讀本主題 (1 位訪客及 0 位匿名使用者)
0 位會員:

 



簡化版本 現在時間: 22nd November 2017 - 10:59 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