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B

歡迎訪客 ( 登入 | 註冊 )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解密朱雨泽新墨法
dofeiler
張貼文章 Jan 11 2009, 05:39 PM
發表於: #1


小小音符
*

所屬群組: 會員
發表總數: 23

註冊日期: 10-Dec 08
會員編號: 3,678
性別: 帥哥
我最有興趣的藝術文化項目: 西方繪畫



天 马 行 空

——朱雨泽先生“非具象”水墨

李果(原《美术之友》主编)

几年前,我同朱雨泽先生研究撰写<<墨法》时,他就谈及用这种新墨法来表现抽象,想在水法和墨法上有所作为,创造出独特墨韵的水墨画。那时,我只是听一听,并未以为他真的会去实践、去探索。想不到《墨法》一书出版发行后不久,他就把一幅“非具象”水墨画摆在我面前让我评论。
那是2003年12月初的一天,他把车开进人民美术出版社院里,打开后备箱,那镶在正方形画框里的团扇水墨画真的给我以非常的震惊和特别的兴奋。画面上没有任何通常所谓的具象造型。只有水墨自然形成的肌理,或浓或淡,黑白灰融为一体,仿佛是浩瀚的宇宙一闪,又似星球在旋转,让我所索缠于身的琐事和凝固如石的俗情一下子荡然无存,灵魂顿时净化到虚无的程度。我连声赞叹,并建议他画下去,要多画,画出100幅结集出书。
又是一个想不到,大约两、三周后的一天,朱雨泽先生携带几十幅新创作的作品,又一次来到人民美术出版社,我们敞开胸怀无拘无束地畅谈他的“非具象”水墨画。
利用2004年春节放长假的机会,我把朱雨泽先生用三个多月,精力创作出来的100幅“非具象”水墨画进行研究,就其造型特点、艺术风格、意境追求和水墨技法试作诠释,不当之处请读者雅正。
一、 向中心席卷
从造型入手,我反复比较对照,把朱雨泽先生“非具象”水墨画归纳划分为“水净”、“水韵”、“水舞”、“水玄”、“水魂”、“水迹”等系列。于是这些水墨画的“一个基因”、“两个系统”的造型奥秘便赫然呈现出来。
1、“水净”系列作品(十二幅)
灰、黑水墨肌理条纹或块面从一个方向涌来,并卷涌向其相反的去处。它们一直向前的方向感不变,即使各自卷起的角度有所不同。有的水墨造型像涌起的波浪,连绵的洪波大浪初起不大,但雄浑无比,且以整个海洋做后盾,来势凶猛,不可小觑。对这种造型不能像瞎子摸象那样就事论事地看,而要见微知著,通过局部看整体,循其苗头而窥知其了不得的前景。
“水净”系列绘画的方向性和倾向性的造型性质虽然具有单一性和延展性,但它具有不可阻挡和不可改变的单一性,具有瞬间凝固和止息的、足以迷惑人的延展性,此外它们还有层次性。
俗话说后浪超前浪,一浪更比一浪高。当第一批大浪席卷而去时,第二批大浪又涌起,随后,第三批便撵上来……。每一批大浪涌起后后因各种力的作用,形态发生重大变化;互不雷同的大浪层层叠叠地向着一个目标奋勇前进,其势慑人心魄。
2、“水韵”系列作品(十四幅)
“水韵”系列有“水净”系列的特点,即有单一的方向性、延展的倾向性和重叠的层次性,它同“水净”系列作品不同之处是从两个方向朝画面中心卷涌。当来自不同方向的造型在卷涌中交融和重叠时,便又产生了奇奇怪怪的造型,而这一造型正是“水韵”系列作品的精彩之处。
来自两个方向的形体在接触前的一瞬间,令人心惊肉跳,紧张万分;它们之间形成一条弯曲的隙缝,这窄窄的空间像心弦一样,即将绷断,不复存在。
两种不同造型的形体接触并融合为一部分,尚有大部分等待接触并融合成一体,这时产生的虚实空间尤为神奇,仿佛进入了朦胧的神话般的世界。相信不同的人看后会有不同的感受和收获。
在两种形体融合后,相融处的纹理明显地有别于其它任何部分,它如同分界线,一时间仍在标志着左右各自的范围,似乎这种标志很快就会消失,消失后就再也找不到各自的本来面貌。“水韵”系列的作品最终会步“水净”系列作品之后尘,为其必然的后继者。
3、“水舞”系列作品(二十七幅)
“水舞”系列水墨画的形体是从四面八方向一个中心卷涌,也就是说,它们不是来自一个方向或两个方向,而是来自两个以上的多种方向。因此,“水舞”系列具有“水韵”系列水墨画的特点,同时画面中空或虚心。朱雨泽先生把“水舞”系列水墨画拿给5岁的侄女看,她说:“像卷心菜,挺好的。”小孩把画中的造型,同日常生活中常见的事物联系起来,找出具象的依据。我想,凡是虚怀若谷或虚心自谦的人,一定会喜欢“水舞”系列水墨画。来自各个方向的力或水墨汇聚在一起,融合成一体,这时朱雨泽先生“非具象”水墨画便完成了一个编组,即从一个方向或从多种方向往一个目标或一个中心聚集。在第个一编组完成后,朱雨泽先生水墨系列画并没有止步,他在第一个编组的基础上创造出第二个编组;第二个编组是以第一个编组的最后成果为背景展开的新一轮的良性循环,是在黑、白、灰背景上的绽放或演示。这就是“水玄”系列作品的水墨画。
4、“水玄”系列作品(三十二幅)
“水净”、“水韵”、“水舞”三个系列的画面,其造型是在宣纸上演化的,一张白纸可画最新最美的图画;而“水玄”系列水墨画是在已画完上述三类画面的基础上,重又施展水墨,在造型上造型,后者在前者的映衬下尽现奇异和瑰丽。“水玄”系列水墨画色调大都偏暗,如能增加灰、白成分则更可人。
就造型的多样性和复杂性而言,“水玄”系列作品要胜于其他类别的水墨画。“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是“水玄”系列造型带给人们最深刻的印象。
5、“水魂”系列作品(五幅)
精英永远是少数。“水魂”系列水墨画是朱雨泽先生“非具象”水墨画中的精英,也是他独创的水墨画的基因。假如把“水魂”系列水墨画的造型视为涌动的波浪,那么“水魂”-1则是从右向左翻卷。一股强劲的风暴,把大浪吹卷起来,掀起的右角排山倒海地向左侧倾斜,整个浪势卷成锐角。“水魂”-1与“水魂”-2正好相左,它是从左向右翻卷,大有席卷过来之势。“水魂”-3兼有“水魂”-1和“水魂”-2的特点,忽儿翻卷向左,忽儿翻卷向右,左右翻卷的形体贯穿整个画面,为百里挑一的动势地带。“水魂”-4是从里向外翻卷,靠进印章的一侧已翻卷出部分边缘,而“水魂”-5则像是从外向里翻卷,靠近图章的一侧已翻卷进全图的三分之一。
就“水魂”系列的五幅作品而言,其造型更像波浪或火焰在瞬间放大或局部写真,更趋动感和动势。“水魂”系列作品是前述四个系列的组成部分或局部,是它们的一个细胞或“一斑”,而是它们“一斑”的整体。研究朱雨泽先生“非具象”水墨画,当从“一斑”这个基因着眼,然后再及其余。
大自然中和人类社会里,都有中心和类中心,一切都向往并围绕中心。造型艺术也离不开中心,通常叫画眼。朱雨泽先生“非具象”水墨画在造型时,每一幅都面向中心,中心突出。即使画面上的中心被掩映住了。中心依然存在,我们仍能看出中心之所在。
朱雨泽先生“非具象”水墨画的主要特点是向中心席卷。其艺术风格从多种造型中蹦跳出来。
二、 “非具象”写意
铸造永恒的品质,从这圆形的画幅上可见朱雨泽先生水墨画艺术风格的一个特色。这100幅“非具象”水墨画都取圆形画面,不是偶然,是画家追求生生不息的必然。延续后代的种子或卵细胞是圆形的,圆形象征着生命、象征着圆满、象征着久远。宇宙中的星体是圆形,数也数不清的星体存在了亿万年,也将再以亿万年继续存在下去。朱雨泽先生的水墨画像宇宙中的星体,在运转着,并将运转下去。
是圆形必有圆心。画面取圆形,同时存在画幅圆心和造型中心,两心居于同一范围内,以画幅圆心为圆心以视野为半径,去扫描造型中心,很快就会发现,它在旋转的360度之内。因此,圆形的画面要比长方形或斗方形的画面更容易突出造型中心。
圆形可视为放大了的小点,亦可视作缩小的星球或宇宙。无论是小点还是大点,无论是要害还是焦点,都会吸引人的注意力,都是一种视点,圆形画幅优势在于它自然而然地成为审美的视点,在画面上寻觅画眼也是不难的。
“非具象”水墨画选择圆形画幅,不仅在于铸造永恒的品质,而且在于塑造“非具象”水墨画内容和形式完美统一的典范。那样的肌理,这样的水墨,惟有圆形才能与制匹配。
因自然肌理和奇异的造型,而产生并拥有的轻松和愉悦的视觉效果,是朱雨泽先生水墨画艺术风格的第二个特色。一般说,创作的轻松会带来欣赏的轻松;同理欣赏的轻松需要创作的轻松做前提。艺术欣赏需要轻松。轻松是时代的呼唤,是时尚的特征。欣赏艺术品,谁也不愿意欣赏别扭的,或欣赏完了感到劳累;都希望通过欣赏获得轻松,或欣赏以后感到心情舒畅。
就一幅作品的某一方面而言,人们大多会从一个视角去欣赏,可以多视角赏析,这主要取决于画面造型让人产生多种比喻或多种联想。同样是这100幅水墨画,让不同的人来诠释,会有不同的说法和理解。我相信取得共识者不会太多,我所写的都是探索中的纪实。我希望自己在探索艺术中有所发现,并记载下来。对这100幅画也好, 对其中的一幅有好,我觉得看一次有一次感受,在不同的心绪里和不同的环境中又会产生不同的感悟。我想,把其中的任意一幅画悬挂在书屋里,书房是现代或古代的风格都无所谓,那幅画所产生的艺术效果,会因人、因时而异,融入居室环境氛围里的“非具象”水墨画在相当程度上具有哲理的意味,有禅意,有难以名状的内涵。这时,它会给人们带来“静”和“净”的情思。这两种情思对每个人都是十分重要的。出世和入世的人共同需要的就是“静”、“净”二字。
这里从欣赏视角角度对朱雨泽先生水墨画,给以概括或归纳,可用“三非”一词。即“非具象”、“非特指”、“非做作”。
“非具象”是说从画面上找不出任何风格流派的山水、花鸟、人物,就是说它像卷心菜、花卉、像波浪、火焰等等,也是牵强附会的。实际上没有任何具象,只是似是而非的纹理、莫名其妙的肌理和变化多端的造型。
“非特指”是说画面上找不出任何指定的事物或形象,也找不出人们共识的意境和情趣;你说作者在塑造什么或在表述什么,好像这种特指是不存在的。若说它是写意的,写什么也不能特指。
“非做作”是说画面上的任何组成部分都是自然形成的,而非忸怩作态。水墨形成的纹理、肌理和造型均天造地设般地协调一致。
整个画面都由黑、白、灰组成或构成,以灰色为主,白色次之,而墨色则起点缀和起画眼作用,黑、白、灰的比例原则基本一致是朱雨泽先生水墨画艺术风格的第三个特色。
画面上黑的地方,是墨汁集中之处,它们是被水流冲击过去的,同灰色部分紧相连。水流漫过的地方,或把墨汁赶走的地方,呈现出灰色。灰色的色阶因墨汁存留的多少而分为浅灰、淡灰、灰白等等层次。
白色一般都是介于黑、灰之间,是宣纸的本色,为圆形画面中黑、灰所未涉足的地方。我主张画面明亮,尤其是水墨画,不宜黑乎乎的,不必刻意去画茫茫夜色。以灰为主,在白、黑衬托下,整个火苗会亮丽、清新、素雅。白色的墙壁上,出现一点灰色,会更加洁白,同时灰色也会更鲜明。
正确处理黑、白、灰的比例关系,对于审美艺术,对于水墨画的视觉效果,对于人们选择审美取向,都是密切相关的。水墨画,包括“非具象”水墨画,取得合适的黑、白、灰比例关系,制约着作品的方方面面,不可掉以轻心。
把人为的笔墨隐藏到虚无,奏起赏心悦目的水墨画相融的交响曲,是朱雨泽先生水墨画艺术风格的第四个特色。
尽量排斥人为的东西,最大限度地展示水墨的痕迹,才能迸发出更多的艺术魅力。从这100幅水墨画的画面上,看不出人为的笔痕和墨迹,看不出我们司空见惯的代代相袭的笔墨关系,既无笔痕又无墨迹,“无笔无墨”。无线条,却可见千丝万缕的类线条;无皴擦,却可见了无痕迹的融为一体的类皴擦。在这里笔墨失去了约束,彻底地获得了自由。水墨任意流淌,也可以任意留驻,摆出什么姿态都行,一切都随意,都听凭自然。
画面上没有题字,不着一笔,也没有过多的印鉴,只有一个红印或一个白章或红白兼有,像胎记或痣斑一样印在画面上,这已经足够了。整个画面上没有传统的诗书印,没有人为的履痕,保持天然而纯洁的意境,那也许是他空灵的心境。
我曾建议朱雨泽先生在画面上添加些飞雁等,以增加画面的生机和活力,结果这部分适得其反。反倒破坏了水墨的意境;反倒降低了自然的大气;反倒限制了画面的格调。这100幅水墨画里,在“水迹”系列里有几幅带雁子的构图,天地间窄小多了,人们的审美视野也萎缩到了极点。“排斥人为的东西”是“非具象”水墨画的原则之一。
进取的态势,不息的动感,是朱雨泽先生水墨画艺术风格的第五个特色。打开每一幅画,展现在眼前的都仿佛是涌起的波浪;升腾的火焰;会聚的飙风,把类似于水、火、风的形象妙造自然地呈现出来,让人们展开想象和幻想的翅膀,激起创造的灵感和情思,是“非具象”水墨画的艺术魅力。
在生命的世界里,运动着的事物,不论是大动还是小动,都是生命的显示和象征,又都是在创造生命和奇迹。不朽和永恒正是在运动中完成的,每个运动的链条和足迹,都相互联系并走向辉煌。
圆形本身就给人以动感。圆形里的画面无一处无动感,因此,“非具象”水墨画是动感中的写意,不是依靠具象的造型,而是依靠自身动态的“非具象”造型来传情达意。
三、 自信的奔放
我在琢磨。朱雨泽先生“非具象”水墨画追求的意境。以及它们在客观上展示出的意境,到底是什么?
从“水净”系列作品中我看到了淡雅,从“水玄”系列作品上我看到了神秘,从“水魂”系列作品上我看到了奔放。实际上,在“水净”、“水韵”、“水舞”、“水魂”等系列作品的画面上,都不同程度地有淡雅、神秘和奔放的意境。
淡雅中有娴静、有舒展、有浪漫、有飘渺。清晨雾气中,我们感受到淡雅;初春时节,我们触目所击的也是淡雅。当人步入暮年,仰望青天时,看到的景色也是淡雅的。习风轻轻地吹拂着,白云缓缓地漂移着。蓝天湛湛地运转着,心境悠悠地淡化着。
神秘中有沉重、有复杂、有变化。我们面对的世界和现实,远非自身力量所能解决的问题,每时每刻都在层出不穷,且不说突发事件之多,差不多每天从电视新闻中都能看到;生活是严峻的,有时像泰山压顶。生活又是难以预料的,正像人的命运,冥冥中好像有股力量在左右着;当你去认真地追寻它,却又一无所获;而你不去理睬它,它又频频地光顾你,逗引你。
奔放中有自信、有放纵、有孤寂。自信是对水墨的自信,自信水墨的潜力很大,大得无法比拟,几千年来,沙漠演绎出千姿百态,百态千姿的水墨有待我们去演绎。放纵是对创作的放纵,放纵的创作会带引我们进入无限美妙的境界,在那里我们的创造会进一步放纵,像天马行空,独往独来,纵横驰骋。天马行空是成语,比喻才思豪放,超群不凡。天马者,神马也。汉朝时人们对西域大宛马尊称为天马。大宛马品种优良,马中佼佼者,千里马也。在黄河上游,甘肃中部,丝绸之路上,已发现宋元画像砖上刻绘着天马。天马作奔驰状,前腿上部有双翅在飘舞,可见飞奔之急速。人们赞赏天马,不在于它奔驰超群,而在于它独立特出,不受羁勒,自由奔放。
朱雨泽先生认为;“没有艺术的自由,就没有艺术。天马真正拥有艺术的自由。”天马是孤寂的。孤寂是对探索的孤寂,孤寂的探索会坚定我们的意志,锻炼我们的毅力,在百折不挠中孤傲地挺进,在独立自主中寂静地思考。
朱雨泽先生在创作“非具象”水墨画时,常常以为潜意识在起作用。也许他绘制的造型引起他对往事的追忆,也许他印象中的东西正巧同画面上的造型相吻合,也许他发现那个形象正是他曾经梦寐以求的景致。
他把水墨画创造出来,竟然惊喜地发现:“这就是潜意识的图象吗?我的潜意识原来是这样的!”有人说画家在画自己,作家在写自己。这时,朱雨泽先生则以为自己在画自己的潜意识。潜意识是什么样?谁也不知道。难道潜意识就是这样吗?
潜意识是密境,如何进入密境,密境之旅又将是怎样的风光,似乎“非具象”水墨画在引领我们经历这一切。
潜意识把朱雨泽先生诱惑到痴迷的境界,他挣扎着并企盼着,想抓住点什么,可是他四顾茫茫,什么也没有看见,什么也没有抓住。于是他又希冀逃遁,悄无声息地回到潜意识中来。他自由了,在水墨世界里像匹天马,夜以继日地千里万里地飞奔。
四、 水墨的痕迹
有时,朱雨泽先生以为自己在捕捉瞬间的水墨痕迹。为了握时机,他不敢懈怠,不敢须臾离开画案,也不敢走神,怕一眼照顾不到,水漫金山,整个意境就一败涂地了。以致他站在画案前,累得双腿肿胀,数日不能走出家门,以致他忘了今夕是何年,置身于何处。
水墨流动时,也是情思在流动。控制水墨就是在控制情思。水墨是情思,代表情思。捕捉水墨的痕迹就是捕捉情思的痕迹。
中国传统水墨画以形成固有的模式和程式,照着古人创造的笔墨去画画,可以少动脑子,画出下真迹一等的仅次于古人的艺术作品。朱雨泽先生打破了程式,摆脱了传统的笔墨程式的束缚,像脱缰的野马,肆无忌惮地舞文弄墨,收获自己的耕耘,品尝自己的情感。
从淋漓的水墨造型上看,朱雨泽先生“非具象”水墨画更接近写意程度,他把水墨写意推向流畅的随心所欲的地步,他把握的不是水墨融合后在宣纸上产生的偶然效果,而是有规律可循的,受到人为控制的水墨情趣,摄墨于所需,水破墨或墨破水只是一种技法,运用这种技法使之传情达意,按照人的主观意志或心理视象来造型来布局,来营造水墨韵味,把写意的宗旨贯穿到整个水墨运行的过程中。
如何设置墨根,如何引水渗墨,如何执笔调整水墨,都须一一讲究,确有一些忌讳。
一不能用宿墨,否则会有脏兮兮的嫌疑。
二不能用薄的画毯或已湿透的画毯。刚刚用过的画毯因有水墨浸润,会把新铺上的宣纸弄脏,所以,画毯要干净的,要厚实的要平整的。
三不能用太薄的生宣,也不能用吸水性差的生宣。生宣的纹理、质地对水墨有制约作用。“非具象”水墨画用纸比较挑剔,不是什么宣纸都能派上用场的。选择合适的宣纸,会产生意想不到的艺术效果。
现在成就的这100幅水墨画,是现在的朱雨泽先生水墨痕迹,是他现在意念和修养的产物,他在安静的环境里潜心摄墨捕捉到了水墨的乐趣,捕捉到了水墨痕迹也捕捉到了自信心。他把这些即有神秘感又有深度的作品展示给我时,我也跃跃欲试,也在画案上铺上宣纸同时铺上自己的心意。
在这100幅水墨画里,还有几幅彩墨画是以火焰般艳丽的红色为主的彩色画。看到这一组并非纯粹水墨的画作,让我似乎看到地球形成之初岩浆迸裂和喷发的热烈场景,把我的思绪一下子带回到几十亿以致数百亿万年前。把这组彩墨画定为“水痕”系列,串联起来看,仿佛它们是星球演变史的缩影。开始,半轮红火,如同烧红的烙铁,红中有黑,在起变化;最后完成浑身火红,似火炭儿;由于水的介入,火红在减弱,接着红、绿、黑三种色彩平分天下,相互激战,红火退却,蓝天映照下,大片黑土地出现,一个有生命的星球诞生了。
“水痕”系列作为朱雨泽先生“非具象”水墨画的组成部分,其实是他两年前的作品,它其实是重彩画的革命性尝试,将国画题材进行改良,使其也有透明度,也可浸润,也可流淌。朱雨泽先生近十年来始终在思考国画中重彩画的创新,并认为应是颜料本身的革命才是突破口。他曾设想许多种方法来改良国画颜料,但苦于经济实力不能支持其尝试和探索。朱雨泽先生“非具象”水墨画,在用墨时他认为,一次施墨比多次施墨的效果要好,他喜欢一次施墨,一次奏效,心想事成;而多次施墨则会产生更多人为的因素,更少些自然的层次。
谈及水墨痕迹,应把镜头对准百里挑一的“水魂”系列了。在直径为30厘米的圆形画面上,上下S型贯通一条翻来摆去的飘带式的肌理造型。2厘米宽的灰色条带是一气呵成的墨根的痕迹,在墨根痕迹的上中下三处有飘带顶端积蓄的浓墨横穿其中,正是这S型浓墨的左右摇摆和一字排开穿过墨根,才把S 型飘带式的肌理动感推向生动的制高点。如果我们舍去飘带式肌理周边的墨痕,把视点集中到飘带上,那么,我们仿佛看到它在动摇,在摇曳,在弋游,我们的心绪立刻被它激活,也摇摆起来。
墨根从上到下宽窄一样,像盘山公路,给人以静态之感;一静一动、以静制动、以动映静、动静对照愈加强烈,产生的动态则更动,静态则愈静的意境非常醒目。
水墨在画面上产生动感,动感强烈,是水墨技法的神奇之处;不仅如此,水墨技法更为神奇之处在于它塑造出立体感,而且这种立体感有雕塑般的艺术品位。几乎同样的肌理构成的造型,当它们分别居于画面墨根的两侧,相对交错而处时,中间地带的肌理造型居然是俯视图,俯视图左右几乎同样的肌理构成的造型则是侧视图,一个是正面侧视图,另一个是反面侧视图,正反侧视图同中介的俯视图紧紧地连接在一起,组成了立体造型。近视这幅动态的立体造型的作品。似乎海底动物或植物在游动,一个浩瀚无际的大海浮现在我们的脑子里,一派生机和活力展现在我们面前。远望这幅立体造型的动态作品,好像万里长城的风采呈现在眼前,又好像九曲黄河的波浪向东奔腾,激起人们对伟大而古老的中国风情万种。
我问朱雨泽先生,这幅画是怎么画出来的?他说关键是控制水量。并立即拿笔做了演示。这是一幅水破墨图。与其说“破”,不如说“冲”。不说“冲”说“滴”也可以。把水滴滴在墨根的一侧,水便渗润并蔓延开去,其冲力便把墨汁推移到较远的地方。在墨根左侧滴水,墨汁便被推移向墨根的右侧,反之亦然。滴水越多,肌理构成的造型面积便越大,反之亦然。
朱雨泽先生“非具象”水墨画基本都是水破墨的艺术,控制水量,确定用水是位置和时机,掌握水势的方向,及时捕捉瞬间的水墨痕迹,以完成整个造型和布局,既紧张又充满乐趣。其中捕捉时机,随机应变是至关重要的。
我有一个设想,就是把这100幅水墨画镶在考究的镜框里,分类有续地张挂于一室,从头至尾欣赏和审视,一定会给人以震撼。我已想好秩序,把“水痕”系列放在首位,而把“水魂”系列放在尾部,中间是“水净”、“水韵”、“水舞”、“水玄”、“水迹”让它们形成一个整体,给人以完整的视觉印象。这是一个怎样的“完整的视觉印象”?仿佛是在时空中漫游,从原始漫游到现代,从诞生到变异,从初期的运动到运动的起初……
我饶有兴致地欣赏这一幅幅“非具象”水墨画,我更愿意有兴致地把它们一幅接一幅地连接排列起来,形成一幅长卷,并为这幅长卷命名,称作《天马行空》。
在捕捉水墨痕迹中,朱雨泽先生探索并形成自己的一套用水方法,简称朱式水法,大略有以下几个步骤:
① 设定用水位置。水滴不能触及墨根,一触就会水墨融合,把墨引过来而不是推过去;也不能离墨根太远,太远就失去了水推墨的作用。设定用水位置是用水法的第一部,也是水与水墨相融并发生反应的第一部。一般是凭立意造型构图的需要进行观察和产生的感觉来决定下水的位置。
② 定制水量。水从笔尖上滴下来,速度快时连成水流,速度慢时,形成水点。水点的大小取决于笔锋的大小。朱雨泽先生控制水量的常用的方法是选择不同大小的笔锋。最小的水量来自于三根笔毛组成的笔锋。
③ 把握水流方向。水滴在宣纸上,水流向四面八方渗润,扩散,问题是水流的那一方能同墨根发生关系,或希望墨根的那一侧有推动力,以致把墨根向何方推移。水流的方向就是墨移动的方向。东西南北中的水滴或水流决定墨根西东北南及其向四面八方扩散的方向。
④ 捕捉连续用水的时机。用水不能只用一次,第二次以及其后何时用水,把握住机遇很重要。过早用水,水会在宣纸上漫漶,而过迟用水,又难以推移墨根,难以改变墨根痕迹的肌理及其造型。水是动力,当前一次所用之水失去扩张力,便是后一次用水的良好时机。要通过观察水墨的饱和度来确定用水的间隔时间。
⑤ 出现止水的信号。水同墨的关系,有个饱和问题。当水量达到一点程度,就不能再施用水,而要止水,止水的信号是水流超过墨迹。用水之初,在水流推动下,墨迹向前运行,像黑色的群马,争先恐后地奔驰;当纹理之间距离扩大,“白马”越过“黑马”,就不要再用水了。
⑥ 选择去渍的方法。水在宣纸上留下泛黄的水渍或轮廓痕迹,如何去掉呢?在造型基本固定、宣纸大致干透时,或用喷水或用浸润法,或用勾勒法,即可除去水渍。
以上几点是朱雨泽先生用水的基本做法,在探索和积累用水上,
他有自己的想法和做法,他逐步形成一套系统的用水法,当然,这套水法也有待于完善。传统国画讲究有笔有墨,朱雨泽先生在继承前人宝贵的笔墨技法基础上,隐去笔墨,张扬水法,探索用水。朱式水法就是他这种探索的痕迹或足迹,这100幅圆形水墨画就是他探索水法、探索用水的印证。
关于水在笔墨中的作用、地位和性质以及水与墨的关系,我同朱雨泽先生曾在《墨法》一书中有过论述,这里不再重复。
水法在笔法和墨法中,是最有生命力和活力的因素。研究水法是研究笔法和墨法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朱雨泽先生对解悟水墨之真谛,特别是研究水法抱有很大的信心,乐此不疲。他不想用水法去创作具象的水墨画,他创作的意象水墨画别具一格,他想通过创作非程式化的自由奔放的水墨画来继续探索水法,把国画中的水法推进到新的层面。在朱雨泽先生眼里,水墨是天马,宣纸是天空,他想成为水墨的驭手,在有限的时空里创作出动感的水墨,捕捉其瞬间动态的痕迹和无限奔腾的水墨奇迹。

User is offlineProfile CardPM
Go to the top of the page
+Quote Post
Googlebot
張貼文章 Jan 11 2009, 05:39 PM
發表於: #


Thanks for your support!


所屬群組: Bot


註冊日期: 今天, 08:23 AM




Go to the top of the page
Quote Post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2 位使用者正在閱讀本主題 (2 位訪客及 0 位匿名使用者)
0 位會員:

 



簡化版本 現在時間: 18th October 2017 - 08:23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