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主頁 | 留言 | 聯絡編者

 

-New!28/09/2010 / 星期三 / 零晨 / 暗紫紅的天------------

 

      回看,小小一頁紙竟寫了快十年!紙名叫「編者手記」。

   十年間變化頗大。

   別人三十而立,我三十五而返校園。由高中後的課讀起,一讀五年,總算完了大學夢。之後又留校工作了一段日子。跟著便在港島租了口斗室,敎一些我僅有的手藝糊口。

   搬了五次家。一次是自己的家,四次是教畫的家。現在兩個家大致也叫定了下來吧。既己定下來,我想我們這個網站也該換換新裝,即使只是些小小的粉飾。      


-16/03/2007 / 星期五 / 午 / 陰------------

 

      自九九年開始港藝網每年的收入也是零,而web hosting加上域名註冊費用一年約為千多元,七年就是一萬元。 這一萬元對大企業或機構來說可能微不足道,但對長期緊靠打散工維持生活的筆者,可以說是每一元也是有血有汗。

   但這個情況自今個月起似乎有些微轉機,因為香港藝網決定嘗試參予一些大型網路公司的刊登廣告計劃(甚至發展自行招募廣告,事實上我們的每月平均點擊有接近500,000人次呢!)來赚取收入,雖然現時平均每天只有一兩元的收入,但至少在收支平衡上已能做到零的突破了!我們暫時的目標是每月可以赚取到一筆(如$4,000)資金,聘請一個半職的員工,負責更新網頁資訊及統籌一些還未開展的服務及計劃,協助有需要的香港藝術工作者及對文化藝術有興趣之人士。


-16/01/2006/星期二/早/總是看不見藍天------------

 

      有位朋友近兩年開始歡喜欣賞藝術,與我看過今屆「香港藝術雙年展」後在藝術館門外慨嘆並罵香港人及自己迂腐,因為「不懂」欣賞藝術。我說如果他真的迂腐可能只是因他認定自己迂腐。

   當然有部份藝術家在創作時會希望遇到夢中的「伯樂」完全感受到作品所帶出的一切,從而產生與自己水魚交融的共鳴。但我們先得解決以下的問題:第一,出現兩個人完全表達及接收一致的的可能性高嗎?第二,就算出現了,那藝術的意義又是否止於「信息的交收」呢?第三,如藝術的意義是等同「信息的交收」,那如何解釋不同觀者以不同的角度欣賞達文西、凡高、畢卡索等作品後產不同感覺不同形式的愉悅呢?第四,如何確保藝術家所謂「別人看不明的」抽象作品裏所表達的所有元素也能「一字不漏」地「示」於人前而達到與觀者水魚交融呢的目的?

  會否我們除可選擇先了解創作者的創作動機外還有另一些選擇?如用自己的心、自己的文化背景,去找尋自己的解讀、自己的樂趣。


-08/01/2006/星期天/早/寒冷、沒有藍天------------

 

      原計劃今天與家人及幾位阿姨(包括定期從英國回港探親的來燕姨)到從未到過的香港迪士尼(95年到過法國那個),但因病了不能去,   有點可惜。
       昨晚11點,突然「發燒」,在家中看完非常「先鋒」的「發條橙」(1971年Stanley Kubrick 的電影,勁!)後,迫著坐小巴到市區並付$150看私家「夜診」。很心痛,因要付平時七倍半的診金(大學保健計劃下指定的診所,只收我$20呢!)
       唯有今天多看幾套好電影,做多點「建網」工作,「補數」。 :)

 


 

-28/07/2003/星期一/早/睛天------------

  

     對不起!超過半年沒有在這裡分享筆者在建網過程的苦樂以及所見所感,希望以後能至少每月與大家『傾談』一次。

     半年來遇到很多人或事,其中不少也值得與大家分享的。 比如結識了「藍俠」。他是一位非常獨特的人,與他交談你會驚嘆他竟有如此富的文學知識與不凡的人生經驗。大家可以在獻世雜誌上看到也的文章呢!最近他又推出了最新的小說連載,據說內容就是他原打算創作一個電視劇本的藍本。他對創作的熱誠與堅毅真是現今一代青年人的模楷。

   另外,又開始了對新進藝術團體及工作者的錄像専訪系列。頭炮是『劇場工作室』。専訪期間,發現香港的表演藝術與視覺藝術在凝聚力上差異很大。可能由於前者多是集體創作;而後者多是個人創作的原故吧。筆者是視藝出身的,對『劇場工作室』工作人員之間經常散發的强大默契及隨處可見的內心交流非常羨慕。看來筆者要急起直追了。

 


-02/12/2002/星期一/早/雀鳥叫聲/隂天------------

 

       昨天及前天一連兩天『香港藝網』參加了由香港藝術發展局及香港文化博物館合辨的『香港藝術教育博覽2002』。超過三十個香港的藝術團體院校參加這次盛事,當中有大家熟悉的香港敎育學院藝術系、SPACE( 香港大學専業進修學院 )、香港藝術中心藝術學院、體藝中學、吶喊劇團等等。  

      據講,是次活動的入場人次打破了香港文化博物館建館巳來的記錄。身為當中一份子,我們感到非常光榮及興奮。在此除了要多謝曾經參觀過香港藝網攤位的人仕外,更要多謝參予去籌備工作的一眾義務工作人:阿文、阿歡、阿榮及Tobey。阿文更負責第一期『獻世雜誌』試刊號(印刷版)的所有排版設計及撰寫部份搞件工作。沒有她的協助,是次活動相信不能順利完成。  

 


-16/04/2002/星期二/零晨/寧靜無聲,獨剩電腦散熱聲------------

 

       昨天相信是自筆者建立『香港藝網』以來最黑暗的日子。因為四年來辛苦建立的數千頁資料(包括討論室數百名文化及藝術愛人仕的談話內容!),一下子就被網上黑客完全刪除。

       即時的反應當然是不知所措、傷痛不已,甚至心灰意冷。因為當時筆者估計以一人之力至少也得需 以半年時間才可把資料復原,更擔心的是期間慣常到香港藝網搜尋本港文藝資訊及在討論室交流對文化及藝術之人仕,網上實在不是太多為本地而設的文化藝術網站.......。

       但當我冷靜下來,我發現我不能讓破壞者得逞。加上在消息剛傳開去不後便收到不少長期支持者及朋友的鼓勵電郵及電話,使我更加要把網站運作下去!!

       事實上,筆者一向很喜歡面對逆境帶來的挑戰。因為,是它令我長大的。

 


-16/08/2001/星期四/下午/沒有陽光的天晴-------------

 

         在香港,從事創作有一定的難道。因為時間就是金錢。缺錢的,那兒有多餘時間去創作?有的也幹多些活兒,多儲點旁身錢;不缺錢的,在這拜金都市(恕我主觀)又沒有得到認同及健康的創作條件配套,要麼就去外地發展,要麼就慢慢失去了往日那份創作熱誠,繼續那沒方向的日子,混入人群中去。

 按此推論,要在香港找一些有多餘時間而又對文化藝術有興趣人仕或藝術工作者,不收分文,義務協助建立一個互助文化及藝術組織的難道似乎就更大了。香港藝網正面臨著這個考驗。義務工作人員各自有自己的事務要忙(可能是公司加班,可能是忙搬家,可能是其他),而本心自問並不是一位有很有組織力的人,未能適當地安排好人手去分擔工作,加上老天爺又喜與我們開玩笑,每次開會那天必定是那週或那月最大雨的那天。

 當然,編者始終認為香港仍然有不少不喜歡氣餒及積極的文化藝術工作者正默默耕耘著。希望我們能成為其中一份子,為香港的下一代建立一個比現在更理想的創作空間。

 雖然我們有著這麼一個看似遠大的抱負,但我們正籌辦的網上互動刊物-獻世雜誌(雙月)的創刊號出版日期,由於人手不足及其他種種原因而不得不延遲一個月,即由原來九月三日延至十月一日才能與大家見面。

 另外希望各位能擁躍投稿,無論是文學創作、漫畫創作、錄像創作、文藝評論、音樂創作等等都無任歡迎,這個網站是否能維持就視您的參! 

 


-13/06/2001/星期三/大雨/天黑/沒有蛋黃的黃昏-------------

 

      很久前己有設立這個『編者手記』的打算,希望籍此能把建立香港藝網的過程及一些感想與有興趣的朋友分享。但由於自己懶惰,事情始終未有完成。今天適逢下大雨,心情突然的憂鬱起來,很想寫點東西,便拿起數碼相機拍張自己正在寫稿樣子的照片作為此專欄的封面,然後再草草的拼湊成這頁網頁.版面雖然不太美麗,但終究對自己有點交待。

              談起雨,連日來下不完的傾盆大雨縱使對香港市民構成或大或少的不便,但對我並沒有太多的負面影響.至少對香港藝網的工作是好多於壞。要知道,『編者手記』是因此而誕生的呢!連日來下不完的雨水,同樣地亦沒有洗淡我組織香港藝網義務工作隊伍的決心。相反的,在我的生命中,不利的處境往往是使我能比前進步的先決條件。但願『自我作賤』將不會成為我不自覺的生活習慣吧。

             日後,您將陸陸續續的看到更多記錄有關香港藝網成立以來的大小事情的文字。不竟,無論是我的文字表達能力或是我可以付出的時間都告訴我,我是不能夠同一時間把一切一切這麼多的東西寫出,正如現實告訴我我一天只得24小時與及我不能夠在很短時間內就能使香港的文化及藝術生態改善過來、幫助到我們的現今新生一代培養出對藝術的正確態度等等等等。經驗告訴我,萬丈高樓從地起,成功的必然要素似乎離不開耐心、按部就班、堅持、信心。但當然你不要以為你具備了以上要素便一定能夠成功,這只會是進入邁向成功之路的『基本入場費』罷了。

-耀

Hit Counter